油漆塗料知識 返回 >>
 
“溫厚”“自然”
(發布時間:2012-2-28 16:47:22 )
 


    “溫厚”“自然”是漆文化的體現 ——淺談漆畫的藝術語言 中國的現代漆畫是在我國悠久的漆藝傳統基礎上發展起來的,它的形成與其它文化藝術一樣,是和人類自身的物質與精神的雙重需要緊密相連的。漆畫的發展從古至今經曆了一個漫長的過程,每個曆史時期都有其鮮明的時代特點,體現出不同時期、不同地域民族文化的內涵,展示出中國漆文化特有的美學價值。數千年來,鬃漆藝術在逐步豐富完善的過程中形成了堅實深厚的積累,由此培育出漆畫這一新型畫種。可見漆畫具有工藝美術和純藝術的雙重屬性。正如喬十光先生1985年在第一屆中國漆畫展開幕式上講的那樣:漆畫作爲一個畫種還很年輕,然而,它的母親漆器卻已經有著七千年的曆史了。以七千年曆史作爲文化底蘊的漆畫,自誕生以來倍受青睐,人們將它視爲藝術與技術、意識與行爲的完美結晶。任何一種藝術形式,無論是二維的還是三維的,無論是單一的還是綜合的,無論是直接的還是間接的,都有其獨特的語言,特別是一些運用材料較多的藝術形式,更要求藝術家不斷地去追求和探索藝術的最高境界,談到境界,我們自然會想到中國武術所追求的“精、氣、神”,中國書法所追求的“筆氣、筆韻”,中國茶道所追求的“廉、美、和、靜”,可能就是中國文化的體現。早在先秦時期,我們的祖先就有對境界的追求,《考工記》雲:“天有時,地有氣,工有巧,材有美,合此四者然後可以爲良”。這不僅是古代勞動人民對造物的經驗總結,同時恰恰是對造物境界的一種追求。漆畫和武術、書法、茶道一樣,同爲中國文化精華的集中體現,存在著行漆之“道”和用漆之“理”。“道理”二字在中國講了幾千年,《莊子·齊物論》雲:“樞始得其環中,以用無窮”,即是說:合乎道才能進人一個境界,才能應付無窮的變化。當然,所有這一切最終仍是要通過一定的藝術形式來加以表現,但任何藝術形式的完成都離不開藝術家意識的支配,而這種境界的高低,正是藝術品成功與否的關鍵。我認爲,漆畫的最高境界是“溫厚”、“自然”。順其自然 ,追求自然和自然美,是漆藝創作中所追求的最高境界,也是中國漆文化的精髓所在,也就是說漆畫創作活動應順應“自然”,體現一種“無爲”而“自然”的“美”。此外,漆畫的主要原料是取之于自然的漆,漆是大自然給予人類的思賜,漆的自然之美,是人類視覺上的一種享受,就漆膜本身帶給人們的美感而言,已是美不勝數,有時甚至感到在它的身上加入任何點綴和修飾都是對它的襄讀。我國古代思想家韓非提出“合氏之壁,不飾以五彩;隋侯之珠,不飾以銀黃,其質至美,物不足以飾之。夫物之待飾而後行者,其質不美也。”(《韓非子·謝老) 他認爲,事物本身內在的物質規定是“質”,而其外加的是“飾”,真正具有質之美的事物不需要“飾”,一切外加的因素只會破壞它本身的美的屬性。同時他也提出“文之質飾者也”,認爲適當的“文飾”是事物美的質的表現。因此在漆畫創作中,藝術家應通過自身的藝術活動,盡可能地發揮漆自身的美感,並將這種自然的美通過適當的“飾”加以升華,最終達到漆畫藝術的美。“溫厚”是漆本身所特有的屬性。溫厚之美也可謂中庸之美的體現,這其中也包含了東方式的哲學思想、倫理觀念。幾千年來,孔孟之道、老莊哲學的儒道學說,形成了中國傳統文化觀念的核心部分。孔子日:“中庸之爲德也,其至亦乎”(《論語·雍也》),強調處理事情不偏不倚、守常不變的態度應該是個人修養的最高境界。中庸的哲學思想反映著儒家政治主張中倡導的“平和”的一面,集中代表了儒家關于藝術的審美理想。而在漆藝創作中,各種材料的同時使用,發揮著各自迷人的風采,相互呼應,把溫、良、恭、儉、讓的中庸美德體現得恰到好處。 “溫厚” 和“自然”實屬同一種文化內涵在漆之外表的體現,也是在漆畫創作所追求的最高境界。“溫厚”和“自然”是分不開的,“自然”中包含著“溫厚”,“溫厚”中體現著“自然”,在漆畫創作中應把握住一個“漆”字,努力追求它的“自然”,充分體現它的“溫厚”,這便是漆畫創作的最高境界。當我們面對一幅好的漆畫或一件好的漆器時,首先感受到的是它濃郁的文化氣息,透過它那深厚、質樸、含蓄而神秘的外表,人們仿佛看到了中國幾千年的文明發展史,它向世人展示著中國漆藝深厚的文化底蘊。有人說漆畫首先是畫,而後是漆,我並不這樣認爲,因爲漆畫和其他畫種不同,它是在傳統漆藝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,有其深厚的文化淵源,它屬于漆文化的範疇,因此它首先是漆,其次才是畫。假如我們把漆畫僅僅理解爲是一種用漆做出的畫,這只能說是對漆畫的一種誤解。每一件漆藝作品都是藝術活動的産物,是藝術家的審美意識、情感、理想與漆以及與其相關材料通過霖漆工藝這一特定形式的結合,在這裏,藝術家對漆這種材料的審美感受與審美把握是至關重要的。我們不應在漆畫創作中僅僅停留在用漆和與漆相關的材料、工藝去完成一幅繪畫作品上,應以此爲基礎,通過對漆材料和霖漆工藝的運用,特別是對漆自身美的追求和表現,去向人們展示具有悠久曆史的漆文化,用以追求漆畫藝術的最高境界。當然,隨著時代的發展,世界已進人到一個高科技時代,傳統與現代、手工與機械同時並存,人們已打破了以往的一些界限,開創了許多新的藝術領域,我們在藝術創作中不斷地挖掘它的潛力,拓展藝術的領域,這是無可厚非的,但是我們卻無需一定將一些采用了漆的繪畫作品歸類于漆畫。個性是藝術的生命,在藝術多元化的今天,准確地把握漆畫的藝術語言,不斷追求漆畫的文化與審美內涵,使漆畫創作達到更高的藝術境界,才能給予漆畫更爲深廣的發展前景。


<< Back


您是第 位訪問者!謝謝您的光臨